首页 其他 美女的兵王保镖

145 情归何处(全文完)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美女的兵王保镖最新章节!

145 情归何处(全文完)

旁边叶莉抱住江寒的手臂,娇娇嗲嗲的说:“江寒,她不给你,我给你,你抱住我,想怎样就怎样,我不行了,你快点啊。”

江寒侧头看她,见她脸红如朱,眉目流情,一脸的荡意,红红的小嘴张着,白牙露着,说不出的迷惑动人,心头一热,不由自主就去抱她。叶莉主动投怀送抱,仰头献上了香吻。

林诗妃在旁看到这一幕,吓得芳心大乱,急忙一把将江寒扯回来,怒道:“你真是脑袋进水了,当着我的面就敢亲莉莉,你……我真想咬死你!”

江寒被这两位美女你拉我扯的腻乎了一阵,哪里还忍得住,眼看被林诗妃扯过去,再也没有什么废话,上去就吻住了她,两只大手已经飞快的去解除她的武装了。林诗妃又羞又气,又急又惊,急忙反抗挣扎,嘴里乱骂着什么,却因为嘴巴被他堵住,什么都骂不出来,只能在喉咙处与鼻腔里哼哼,如此一来,却更加激发了江寒的兽欲,动作越发疯狂起来。

林诗妃眼看自己即将被他占去身子,虽然心里并不反感,但却厌恶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被他占有,何况身边还站着个叶莉呢,气恨不已,忽然牙关一咬,狠狠咬中了江寒的舌尖。江寒疼得一声惨叫,整个人都跳起来,大脑却也为之清醒过来,意识到自己正在做些什么。

他又羞又愧,想了想,对诗妃说道:“快点,去洗手间里边,我脱掉衣服,你找个脸盆接水,往我身上泼。”林诗妃瞪大美眸看着他嘴角,那里已经溢出来血迹,失声道:“啊?”

江寒也没废话,起身就去了洗手间,在里面脱掉上衣,蹲在了马桶前。林诗妃从床上起身,找了个脸盆,走到洗手间里,接了半盆凉水,狠狠的朝他上身泼过去。江寒立时被浇了个落汤鸡,可惜这个季节温度还很高,他又经常洗冷水澡的,一盆凉水浇到身上,几乎没有什么感觉,叫道:“再来。”

林诗妃一连浇了五盆水,江寒身上的邪火才慢慢平息下去,他自己觉得还很危险,索性接了一盆子水,随后将脸面扎进了水里,希望通过憋气的方式来压制体内的欲念。

林诗妃见他基本能控制住自己了,便去救援叶莉。叶莉中的情药很多,而且那种药专门针对女人研发生产,所以她中的毒更过分,根本不是可以轻易消退下去的。林诗妃安慰了她半响也没用,就和跟一个疯子说话似的,对方全然听不进去。林诗妃也是非常惶急,又跑回洗手间问江寒怎么办。

这次江寒没再废话,直接从洗手间走出去,来到叶莉跟前。叶莉以为他终于肯要自己了,心下欢喜之极,再次投怀送抱。哪知江寒抬起右手,化掌为刀,一个手刀狠狠砍在她颈部大动脉上。叶莉一下便被击晕过去,身子软软瘫倒下去。江寒急忙将她抱住,结果不抱还没事,这一触及到她软绵绵的身子,再闻到她身上的女人香,立时又心猿意马起来,舔了舔嘴唇,望向旁边的林诗妃。

林诗妃不明白他的心意,傻乎乎的道:“你把她打晕了?哦,这样倒也可以,她晕了也就无所谓中毒不中毒了,只是你没伤害她吧?”江寒道:“老婆,我……我还是想要你。”林诗妃脸色一红,羞道:“你刚才不是已经治好自己了吗?”江寒骂道:“靠,哪有那么容易?现在莉莉已经晕过去了,你快给我。”说着上去就要搂她。林诗妃吓了一跳,急忙跳开,伸手虚推,脸红脖子粗的叫道:“别闹,她晕过去也不行,这可是在她办公室里,你……你想要可以,等……等回家再说。”江寒哭笑不得,道:“老婆你看看我现在哪里还等得到回家?我马上就要爆炸啦。”

林诗妃将信将疑的看着他,道:“哪有那么夸张?你现在不好好的,没有爆炸的迹象啊,呵呵。”江寒抓住她的手,哀求道:“你行行好吧,快点给我。”林诗妃坚决的摇头道:“不行,莉莉就在这里,我不能跟你……跟你那样。”江寒道:“我们去外面,让莉莉自己一个人在里屋,这下总行了吧?”林诗妃红着脸继续摇头,道:“那也不行,真不行,我……我还从来没那样过,更……更不适应旁边有人。”江寒道:“可我真要爆炸了啊,你再不救我,我就死啦。”林诗妃想了想,讷讷的道:“要不就去外面,我……我用手帮你……”

两人将晕迷倒地的叶莉扶到床上,给她脱了鞋子,盖好被子,随后就去了外面。

可是到了外面林诗妃却又后悔了,摇头道:“不行的,万一突然有人进来怎么办?”江寒道:“我去把门锁上还不行吗?”林诗妃看看窗户,道:“对面楼里的人会看进来的。”江寒苦笑道:“我把窗帘拉上总行了吧?”林诗妃惴惴不安的道:“那……那你先去拉上吧。”

江寒把门锁了,把窗帘拉上,随后拽起诗妃,两人一起去了沙发上。这次江寒也不恳求她了,直接上手,很快就把她弄得喘吁吁。林诗妃后来被他缠得实在没办法,只得用手帮他解毒。不过后来江寒又对她附耳说了几句什么,她红着脸连连摇头,怎么都不肯答应。江寒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任她施为。

这个下午无疑是诡奇而又尴尬的,当然也能说得上是浪漫。江寒与诗妃的关系又深了一层,将要到达最后一层窗户纸了,却也稀里糊涂的跟叶莉接了吻。等傍晚时分,二人离开叶莉办公室的时候,回想前事,两人都是脸色火辣辣的非常难堪。至于此间的主人叶莉,还在里间床上好睡。林诗妃本想将她叫醒再走的,却又怕提及前事彼此尴尬,只好就这么走了。

回去的路上,林诗妃不知道想到什么,忽然抬手在江寒大腿上狠狠拧了一把。

江寒疼得差点没跳起来,叫道:“哎哟老婆你拧我干什么?”林诗妃恨恨的道:“你还好意思叫我老婆?刚才当着我的面都跟莉莉亲上了,要不是我拦着你们,你们还不得……还不……哼!”江寒窘迫的道:“哎呀,你就别提刚才那事了,我中了那情药以后,就跟中了毒一样,脑子蒙蒙的,什么意识都没有了,只想着那种事。我不是故意的,如果我头脑清醒的时候,我是打死都不敢跟叶莉亲嘴的。”

他说这话的时候,多少还是有点心虚的,因为刚才他亲吻叶莉的时候,还是有点意识的,知道自己正在做什么,也知道旁边林诗妃在看着,可就是不由自主的想去接受她的热吻,何况,当时是叶莉主动而非他主动,他因此产生了几分侥幸心理:就算跟她亲了嘴,以现在的情形也是可以谅解的,也就不怕诗妃吃醋,所以才敢放心大胆的与叶莉接吻。只可惜,两人只亲了一下,就被诗妃叫停了,现在想想,如果诗妃晚叫停一些的话,应该可以跟叶莉做更亲密的接触吧……其实叶莉这丫头挺讨人喜欢的,真的。

江寒对叶莉还是很有好感的,哪怕明知她跟她的上司院长不清不楚,可还是并没有任何的讨厌她,那是她的感情选择,别人谁也没有权力去说三道四。

林诗妃幽幽地说:“不管怎么说,你今天是跟她亲嘴了,估计以后你们俩见面也会尴尬的。你狂犬疫苗打完了是吧?以后你……你别去找她了。”江寒摇头道:“还没最终打完,还有一针呢。”林诗妃道:“最后一针你自己找地方打了吧,别去找她了。”江寒心里很不愿意听她的,嘴上却没多说什么,道:“哦,我记住了。”林诗妃呆了半响,脸孔微红,问他道:“你……你现在还想要吗?”江寒笑道:“干吗?我现在要是还想要,你就给我啊?”林诗妃嗔道:“滚吧你,现在你开车呢,怎么做?你想要也得回家再说。”江寒笑道:“那回家晚上你给我?”

林诗妃却并不排斥他的要求,微微颔首,道:“可以啊,只要你喜欢……其实咱俩年纪也不小了,也该结婚了,我不介意婚前就给你,但我希望能够尽快结婚。”江寒愣了下,脚下油门不知不觉就松了几分。

他当然愿意跟林诗妃结婚,可总觉得自己会给她带来不安定的生活甚至是危险,而随着对她的爱意越来越深越来越浓,也越来越担心这种事的发生。越是这样,他越是觉得自己不能辜负这个好女孩一颗纯粹剔透的玻璃心。他现在甚至经常觉得自己配不上她,有时候还会想,比起她来,还是秦雨姗与甄洁这样的女孩“身价”更低一些,自己能配得上不说,也不用担心自己一旦给对方带来危险的话,会造成更高的伤害。这里的身价,不只指的是身家,还有各种价值在里边,包括姿容、性格,对自己的感情等等。当然,这么想其实还是自私的,每个女孩都是天下间独一无二的,其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,不能说类似甄洁这样的女孩不如诗妃更美更有钱,就不值得珍惜……

他越想越是烦闷,忍不住在心里连连叹气。

回到华天大楼下边的时候,江寒已经有了初步的决定,牵起诗妃的手,语气凝重的道:“诗妃,我打心眼里愿意娶你,愿意爱你一生一世,但考虑到我的特殊身份,我真担心给你带来生活中的不安定因素甚至是危险。其实不要说你跟我的关系了,就算晓萌跟我只是一般的朋友,但她因我的缘故,就已经承受了本来不应该跑到她头上去的危险。我真的不愿意伤害你。你好好的慎重的考虑一下,要不要接受我。”

林诗妃听到这里,启唇便道:“我……”江寒把手一摆,道:“你不用急着回答我,你先回去,静下心来,好好的考虑一下,这个问题对你我来说非常关键,你不要轻易下决断。”林诗妃幽然叹气,道:“感觉你突然变了个人似的,神神叨叨的,你给我做保镖也好几个月了,也没见你给我带来什么危险啊。不过你说得对,这种事不能轻易下决断,我回去考虑一下吧。”江寒笑了笑,道:“好,那今晚上你就好好考虑吧,我有个小应酬,晚饭就不陪你吃了。”

林诗妃被他搞得心烦意乱,也没问他跟谁应酬,胡乱点头答应,推门下车,往楼里去了。

今晚江寒哪有什么应酬,只是跟甄洁说好了一起吃饭而已,但江寒也想利用这个机会,好好的梳理一下自己的内心情感,好决定未来的人生走向。

晚上六点半,江寒从必胜客店门口,接上了甄洁,前往黄浦江边的水上明珠餐厅吃饭。那家餐厅风景既好,菜肴味道也不错,是请客吃饭的好地方。

从路上到餐厅用餐,两人都是不咸不淡的说着话,一点亲热劲都没有。这种情况在两人吃完饭到江边散步的时候得到了改观。

其时夜色沉黑,江边观景台在路灯的映射下,昏黄黯淡,虽然光线不太强烈,去给人一种温暖暧昧的感觉。

甄洁停下来,站在栏杆旁,望着奔流不息的黄浦江水,语气幽幽的说:“你最近帮了我很多,我能感觉的出来,你是真心为我好。本来,我刚刚跟许昭阳分手,打算短期内不考虑再开始一段新感情的,但是……你确实很好……”说到这,俏脸转向江寒的所在,目光深深的笼罩着他,道:“如果你喜欢我,我这就可以接受你。如果你不喜欢我,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。这就是我今天约你想跟你说的话。”

江寒听了这话,心潮澎湃,心头涌起了巨浪,几乎想都没想就说:“我喜欢你!”甄洁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这么说,所以听到这话后,一点的惊讶都没有,只是嘴角翘了翘,露出一抹微笑,仿佛在说,看吧,我就知道,你喜欢我。江寒说出那四个字后,却开始后悔了,自己刚跟诗妃谈婚论嫁,就跟面前这位老冤家表白了,这样好吗?但心里又不愿意对甄洁隐藏这股子感情,大着胆子续道:“我真的喜欢你,从高三做同桌的时候就开始喜欢你了,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,你是我的女神……”这话很轻松就从嘴巴里吐了出来,没有羞臊,也没有扭扭捏捏。

也许,这就是感情积累到一定数量级后的爆发吧,一旦感情爆发,也就没有什么顾忌了,管他丢人还是什么呢,反正要把心里的话说给对方知道。

甄洁大大方方的看着他,与他对视,但是俏脸上的喜色明显愈来愈浓,看得出来,她对于江寒的告白也很激动开心。

江寒爆发过后,不知道再说点什么好,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她。

二人对视一会儿,甄洁抿嘴轻笑,道:“你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喜欢我是吗?可是我怎么不知道?”江寒道:“我没告诉你啊,我当然不敢向你表白了,那时候可是学业要紧,甚至,为了考上一所好大学,我故意跟你吵了一架,免得继续整天跟你厮闹分心。”甄洁脸色微变,道:“你是说咱俩最后那次吵架?”江寒有些苦涩的点了点头。甄洁皱眉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听不懂,你说清楚些。”

江寒说:“你知道我家里的情况,我很小就成了孤儿,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。家里一直都不富裕……甚至根本就没有家,我就是家,家就是我。”甄洁说:“那又怎样?”江寒续道:“我心里明白,只能好好上学,把成绩弄得棒棒的,以后考个好大学,出来再找个好工作,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,为自己打下一个美好的未来。所以,在你转到咱们班跟我做同桌之前,我一直都很刻苦学习的。”甄洁道:“我知道,你不一直是班里的前三名吗?可这又跟与我吵架有什么关系?”江寒说:“你听我继续说啊,你转过来跟我做了同桌以后,咱俩就好了,对吧,你甭管是早恋还是哥们关系,反正是好过。你可能是把我当哥儿们的,我却把你当初恋晴人看了。”

甄洁听得嗤笑出声,却没说什么。江寒续道:“你别笑,我就是那么看你的。反正那时候的我,不论上课还是放学,脑袋里都是你的影子。每天都不想放学,只想跟你在一块;晚上回到家就盼望着赶紧第二天天亮,那样就又能跟你说笑打闹了……”甄洁似乎听得入了迷,眼眸里闪烁着异样的光彩。江寒续道:“咱俩好了将近一个学期,后来班主任都看不下去了,认为咱俩在早恋,所以把咱俩分开了。不过那时候已经晚了,因为我学习成绩已经因为你的关系直线下降了。”甄洁哼道:“少赖我!”

江寒凄凉的笑了笑,叹道:“到了下学期,我心想,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再这样继续的话,我学业可就荒废了,就考不上重点大学。如果考不上好大学的话,怎么找个好工作?又怎么改变命运?难道要一辈子受穷吗?我觉得当时影响我专心学习的罪魁祸首是你,于是深思熟虑了好几天,最后终于下定决心,跟你分开。可是你性子那么活泼开朗,就算我不理你,你也会主动理我,我没办法,只能找个由头跟你大吵一架……”甄洁还是沉默着。江寒说得眼圈都红了,道:“我还知道,你度量宽广,心里不藏事,当天吵架第二天你就会忘。为防吵架后你主动跟我说话,咱俩吵架后的第二天,我一天都没拿脸对着你,就是怕给你说话的机会……”甄洁咬牙说道:“你好狠!”

江寒眼眶已经湿润了,续道:“再后来,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跟你道歉和好,可是想到我的未来,只能咬着牙放弃了。我还知道,你好几次都要主动跟我说话,我怕自己忍不住,所以发现你看过来的时候就赶紧转开脸……”甄洁冷笑道:“处心积虑,原来是为了考个好大学。结果你如愿了,哼哼。”江寒说:“对,没错,我如愿了。接下来的一切我都如愿了,但我失去了最喜欢的女同学。”甄洁怒道:“你无耻!”江寒苦笑道:“对,我是无耻,为了自己的未来,我无耻的放弃了喜欢的女孩……”

甄洁一时间有些无语,狠狠的瞪了他几眼,转开了头去。

江寒定了定神,续道:“可能老天爷也看不下去了,要成全我跟你,所以又给了咱俩再续前缘的机会……”甄洁截口道:“滚!我觉得我要重新考虑了,既然你是那么自私无情的人,说不定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借口,又要抛弃我了,所以这次我本来打算接受你的,但我还是觉得要再考虑考虑,哼……想不到你会是那么可耻的人,亏我还把你当成好人了呢,你小的时候就那么无情自私,长大了只能是更过分,哼。”江寒倒也并不着急,因为从她语气里听不出愤怒,似乎只是调侃自己,只觉跟她说出心底这件旧事后,身心一下子放松了不少,好像度过一劫似的。

甄洁不再理他,沿着江边溜溜达达向北走去。江寒也没追上去与她并肩而行,就只是落后几步跟着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甄洁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江寒,问道:“你以后不会考大学了吧?”

江寒听到这话,开始有点懵懂,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,自己这都多大了,怎么还会考大学?后来想到一件事,陡然狂喜起来,这才明白她的意思,她是在说,自己以后不会再考大学,自然也就不需要再次跟她吵架放弃她了,一念及此,激动得不行,走上几步,直接拉起她的手,道:“不会了……”

甄洁嗔喜交加,甩开他的手,道:“一边儿去,我只是愿意接受你追求而已,可还没开始跟你恋爱,你少跟我动手动脚。”

江寒痴痴的看着她,脑海里忽然又现出诗妃的迷人面孔,心头一跳,这两个佳人,自己可应该选谁呢?

(全书完)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