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网游 暗黑破坏神之毁灭

第三千九百零二章 应许之地

暗黑破坏神之毁灭 第七重奏01 6321 2021-06-13 18:39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暗黑破坏神之毁灭最新章节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见洁露卡不愿意再深入说下去,我也只能作罢,看来还是得等吾王醒过来才能得知愿望之梦的真相。

看着这不中用的侍女,我叹了一口气,哪怕是在梦里历练过了也还是那么不中用,结果对吾王现在的状况,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“其他骑士会知道的更多么?”

我忽然想到,比如说不中用的侍女她那能干的妹妹,就很NICE了,各方面的,甚至或许是我的错觉以及偏见,比起普通版的妹妹,她可以是士力架加量版。

“不会,因为是我最后离开陛下的梦境,她们所知道的不会比我多。”

“怎么会是你最后一个离开,有什么机制在里面吗?”

我大吃一惊,不对,这种时候应该逆向思维思考一下,一般来说能力越强越能坚持到最后,但反过来,黄段子侍女正因为最弱,所以被很好的保护到了最后,反而是最后一个离开,这种可能性也不是没有,最近好像蛮流行这种元素。

想到这里,我对刚开口欲解释的黄段子侍女罢了罢手:“算了,我大概懂了,你不用再解释了。”

洁露卡:“……”

默默的拨弄着篝火,她挑出一块黑不溜丢的木炭,然后将树枝拗断扎成一把,尽可能的多,最后猛地将木炭捣成灰烬。

我又懂了,木炭是我,树枝是马。

事到如今这样的威胁完全是不疼不痒,我禽兽亲王岂是会被区区几十匹马踩死的人?那至少得加个一兆倍。

目光又落到吾王身上,昏迷过去而躲过了精神上的痛苦的她,侧脸在橘黄色的火光照耀下,比往日柔和了好几分,透露出一股柔弱少女的气质。

但是,她应该能撑过来的,对吧,鲁迅先生曾经说过,凡是不能把我们打败的,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强,虽然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,但已经撑过了第一波,按照主角光环定律,应该就能化险为夷了。

毕竟,事到如今,帮不上什么忙的我也只能用这种说法安慰自己了。

“不行。”我忽然站了起来。

“你照顾一下阿尔托莉雅,有什么事立刻叫我,我去找找小亚瑟王,还是得和她道个歉才行。”

“我也觉得是殿下不对,早点去谢罪比较好。”

“虽然我觉得你说的很对,但你这种说法本身就不对。”我怒目一瞪,这是侍女会对主人说的话么?放肆,给我客气点!

“若是殿下能活着回来,我也会好好谢罪的。”

“不是,怎么我去道个歉,怎么就不能好好活着回来了?”我惊了。

“如果换做是以前的亚瑟王大人,大概,我现在只能对着殿下的头颅说话了。”小侍女含糊其辞。

“不是,你现在不也是在对着我的头颅说话么?莫非我还能用屁股对着你说话不成?”

“大概,我现在只能对着殿下死不瞑目的头颅自言自语了。”

“不要补充说明啊混蛋,你以为我听不懂么?咱们就不能阳光一点,创造小孩子们也能接受的对话氛围有那么难吗?全年龄段贩卖它不香么?!”

“嗯嗯,我懂我懂,小孩子们都喜欢听禽兽公爵的故事,全年龄指日可待。”小侍女嗯嗯点着头,满心欢喜,一副应和赞同的样子,说的却是扎心话。

“告辞。”我拱拱手,决定了,要和这过于毒舌的假药贩子绝交一个晚上。

实在丢人,当年我在鲁高因扮隐藏神秘商人的时候,可是童叟无欺,两分药卖一分价,就凭着这份真诚,才让小狐狸另眼相看,怎么就随了这样一个丢人侍女呢。

我也不知道小亚瑟跑哪去了,大概应该还在这里没跑吧,只能顺着她离开的方向一路……不,是一水摸过去,飞呀飞,不知道飞了多久,兴许是我的诚意打动了小不点王?逐渐的,湖雾中又出现了一抹轮廓。

等到靠近,我才发现,这竟然是回到了梦开始的地方。

不,不对,可以说是梦开始的地方,但不完全是。

那棵湖心之树,那片刚好被树荫遮挡的草地,一模一样,我甚至怀疑连上面长了多少颗草都完全一致。

毕竟,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能比得上A加C加V来的更加快乐呢?如果说真的有,那答案只能是去掉其中一个。

这个是个没有阿尔托莉雅的湖中绿地。

树下,是比泰迪还要小一圈,看起来如同被抛弃的幼兽般孤独可怜的小亚瑟王。

“亚瑟王大人。”

我清清嗓子,正准备表演一处霓虹友人的拿手把戏,说不定,就连七巨头都能被原谅,毕竟,那都是鞠躬前的七巨头犯下的过错,与我鞠躬后的新生七巨头何干?

“不用再说了。”

无敌的施法竟然被打断了,不好,难道黄段子侍女的乌鸦嘴要应验了?

“本昂知道,你也只素关心则乱哒。”

哦哦哦!

“本昂也有过错哒,不应该把心中的怨愤,发泄到你们头上哒。”

哦哦哦哦哦!

如果不是小亚瑟王一边拔着我的头发,一边刺着我的百会,一边说着这话,我真的信了她是个开明仁慈的君主。

很好,是传说中的那个动辄杀人灭族的暴君之王没错,不能因为她长得迷你而小看了她。

我抹了一把额头潺潺流下的鲜血,将发泄的差不多的小不点王从头顶上捧下来。

“好了,我们该聊聊正事了。”

“本昂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哒,本昂不知道有什么正事要和你聊哒。”小不点王否认二连。

“撒谎,是你让我过来的,对吧。”

没错,不是我找到了小亚瑟王,而是小亚瑟王让我找到,她要是不愿意见我,我就是在这里兜转上一百年,也未必能找得到这里。

“不对哒,不对就素不对哒!”

“……”

真它喵了个咪的,遇到这种蛮不讲理打死不认的家伙,完全拿她没办法。

挤出几分笑容,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加真诚。

“亚瑟王大人,我知道你心底里有着秘密,难道这些秘密,就连我这样一个忠心耿耿的坐骑,都不能诉说吗?”

我知道大部分强者都类似的毛病,见识了太多形形色色的人性,且高处不胜寒,对同类充满了警惕和不信任,无处宣泄的孤独与情感,最终给予了身边的坐骑或是宠物,毫无保留的信任着,喜欢对它们倾诉自己的一切。

很不巧,我也有这样的毛病,我也喜欢在骑马的时候对着马儿畅所欲言,倾诉一些平时不能说出来的秘密,比如说阿卡拉暗中策划着的,一个时间跨度之长,力度之大,影响之深远,普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阴谋诡计。

甚至很多时候,会情不自禁的发出怒吼。

你能想象,马儿在听到这些阴谋诡计之后,在听到我的真切吼声之后,都露出了什么样的表情吗?

当然,也要看具体情况,具体分析,有时候这马儿,会换成狗狗,都是换汤不换药的把戏罢了,不值一提,最后都会以一句深沉而经典的【认识的马越多,我就越喜欢洁露卡】作为结尾。

最后还要在末尾标注――出自禽兽公爵语录,如有雷同,纯属巧合。

话题扯远了,总之,我觉得我能和小亚瑟王找到共鸣,她现在的状态不大对,第六感告诉我,或许她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,以发泄内心的某种惆怅,或是不甘,怨念,悔恨,什么都好,发泄就对了。

口口声声说来道歉,其实我的真实身份,是罗格第一暖男……

卡洛斯:没错,正是在下。

咳咳咳,其实我的真实身份,是罗格第二暖男,嗯,呃,也好,枪打出头鸟,第一死的早,呸。

“坐骑浑身上下都在散发出可疑气息哒!”小亚瑟王显然并不是很乐意接受我这个不请自来的男闺蜜,甚至还血口喷人。

“嗨,既然你不想说,那我走啦,不打扰啦,回去看阿尔托莉雅啦。”暖男做不成了,还是做回我罗格懵男吧。

“坐下。”

我下意识的盘腿坐下,忽然发现自己坐着的位置恰巧和阿尔托莉雅重合了,下意识的挪了挪屁股,然后拍着刚挪开的位置,示意小亚瑟王过来,鲁迅先生说的好,死道友不死贫道,我已经被囚禁了一千年,要玩,也该轮到泥萌玩了。

兴许是察觉到了我的险恶用心,小亚瑟王根本不鸟我的动作,直接一跃上了头顶。

好吧,没毛病,我是坐骑。

好一通沉默,我本以为她在酝酿,没想到等着等着,头顶上传来了细微的,熟悉的呼噜冒泡声。

不用看,我也能在脑子里清晰勾画出小亚瑟王现在的模样――盘腿,抱胸,瞌睡。

“你到是说呀!”我怒掀心灵茶几。

“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好,太麻烦了,干脆不说了,不说了哒!”

好一个自暴自弃的王者,看来只能我稍加引导了。

“那么,就从这块地方的名字说起如何?我能看出来,它应该不叫什么愿望之湖,对吧。”

又是良久的沉默,在我开始怀疑她是不是捏着鼻子开始瞌睡的时候,头顶上才传来声音。

“对于它人,这里并无特别之处,也无特地命名的必要,但是在本王心里,它是,这里是……”

顿了顿,那稚嫩与低沉相矛盾的嗓调,变得梦幻起来,仿佛跨越了千万年。

“最初的,应许之地。”

。。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