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都市 超级岛主

第八十三章 势利眼

超级岛主 傻小四 3516 2021-05-19 23:14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超级岛主最新章节!

大伯家离着,并不远,打车也就十来分钟的路程。大伯张建业,在区政府工作,当然可不是什么领导,就是一普通科员。大伯母是中学老师,膝下只有一个女儿,跟以前张衡家里的条件相比,算是好的。

“叮咚!”张衡站在大伯家的单元楼门口,按响儿了门铃。上学的时候,张衡经常跟着大伯母回家吃饭,有时候晚上也住下不走,那时候大伯母是学校里的数学老师,说起来,张衡能考上大学,也多亏了那时候大伯母天天盯着。高三的时候,大伯母更是每天都给张衡开小灶,补课!

咯吱,门打开了。

表姐张敏眼睛还有些红肿,刚才大概是哭过,看着站在门外,手里提着个黑塑料袋的张衡,愣了下,勉强笑着欣喜的说:“弟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前两天叔不还说你出去了吗。”说着,拉着张衡往里走。

张衡暗地里皱眉,脸上却没表现出来,笑着说:“今天刚回来的,这不听小柔说表姐你要结婚了,我过来看看嘛!”

客厅里的烟味儿有些呛人,张衡看着客厅里,人还不少,除了大伯张建业之外,小姑张建梅一家人,也在呢!

小姑在城建局上班,小姑父胡力在云海市交通局,还是个小干部,某部门的科长,有点小权力。因为都是在机关里混的,所以小姑一家眼光比较高,小姑父胡力更是对两个大舅子看不上眼,除了逢年过节的大日子以外,很少有来往交际的时候!

“小衡来了!”大伯张建业看着张衡进来,阴沉的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。

“嗯,过来看看!”张衡笑着点头,把手里的黑袋子放到茶几旁边。好奇的问:“小姑,小姑父,你们也在啊,说什么呢,都拉着个脸,不是说我姐,就要结婚了吗?日子什么的定下来了没?”

虽然不怎么乐意搭理小姑她们一家,但是毕竟都是亲戚,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显得咱们没教养了不是!

“张敏她到是想结婚,可人家男方家里,不怎么愿意了。张衡你到是说说她是不是犯贱,这还没结婚,就先跟人家男的睡一块去了,现在好了吧,连孩子都有了,可人家男方家里那边,不想要她了呢!”说话的是胡芳,声音里带着嘲讽。她是小姑家的,按理说应该叫张敏姐,叫张衡哥,可从小在人家眼里,就看不起这俩哥哥姐姐。

张衡刚才还笑着的脸,顿时就阴了下来,抬起头来,朝胡芳冷冷的看了过去。

“你拿那眼神看我做什么,难道我说错了吗?不信,你让张敏自己说。真是的,自己做了还怕别人说呀?”胡芳迎着张衡的目光,声音刻薄的叫着。

张敏红着眼睛抹泪,在后面拉了张衡,生怕他跟胡芳吵起来,她的性子有些软。大伯坐在沙发上,叹了口气,皱眉低头抽着咽,眼睛里带着红血丝,看的出来,这两天晚上应该都没怎么睡好觉儿。大伯母大概在厨房里,躲着摸眼泪呢。

“姐,你哭啥,这有又不是什么解决不了的事,至于吗。来,先坐下吃点东西,然后咱们在好好合计合计。呵呵,一天没吃东西了吧?我都听见你肚子叫了。”张衡笑着拉着张敏坐到沙发上。

胡芳又小声嘀咕了句:“她还有脸吃东西,我们家的人,都叫她给丢光了!”

“放屁,你他玛的姓胡,我姐姓张,再丢人也是丢我们老张家的,你算老几啊,在这里吆五喝六说三道四的。”张衡直起身来,怒瞪着对方,忍不住骂了出来。

这事儿,张衡知道肯定不像胡芳说的那样,看小姑一家人的嘴脸,就知道过来无非是想看热闹的,要不就是有什么隐情,不然他们能都来大伯家吗?当初,张衡考上大学摆酒,这家人不是工作忙,就是加班,一天请了六回都没见着个人影呢!

“小衡,你怎么能跟你妹妹这么说话呢,她不姓张,难道我就不姓张了吗?张敏没结婚先怀上了人家孩子,这种不要脸的事情,还不许我们家芳芳说说呗。”张建梅冷笑着,替自己女儿说话。

“呵呵!”张衡叫对方给气乐了,翻个白眼说:“小姑你有这个闲心,还是先管好你女儿再说吧,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她第一次去医院打胎,是几年前来着?我姐的事情,不用你们操心,丢人也丢不到你们身上去。愿意呆着就呆,不愿意呆着就走,没人拦着你们。”

张衡是老张家的独苗,唯一男丁,所以他敢说这话。

张建梅气的脸色都绿了,胡芳上学那会就跟个什么副局长家的孩子搞对象,听说最少打了三次胎,现在还好着呢没有,张衡就不知道了。

“小衡,没大没小的,怎么跟你小姑说话呢。”大伯张建业抬起头来,看了张衡眼,训斥着。转头又狠狠的瞪了自己女儿眼,骂道:“哭什么哭,你还有脸哭了你。”

“建梅!”小姑父胡力拉了下小姑,笑着说:“小衡,你也别生气嘛,你小姑和你妹妹还不都是为了小敏好,恨铁不成钢啊,咱们都是一家人,是不,有事情咱们得一起合计着来啊!”

合计着来?张衡心说,是被你们算计着来吧。不过看大伯发火了,他也不愿意在给大伯心里填堵。

转身朝厨房走去,手上拎着菜刀,顺带着把大伯母也从厨房里推了出来。小姑一家人望着张衡手里的菜刀,脸色都变了。胡芳更是下的,蹭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躲到沙发后面:“你这是要干嘛?”

“神经病吧你!”张衡翻了个白眼,没理会她。把海龙果从黑塑料袋里拿出来,用菜刀切了开。

“大伯,大伯母,这是海龙果,挺好吃的你们尝尝!”张衡先给大伯跟大伯母每人递了一块过去。然后又给张敏切了大块,递给她,笑着说:“姐你也吃。”至于小姑一家人,张衡没管她们。

“这就是海龙果啊,听我们局长说,这玩意儿好像只有在美国才有卖的吧,挺贵的呢。呵呵,今天算是沾小衡的光了,我们也尝尝味道如何!”小姑父胡力,脸上风轻云淡笑着,自己起身动手,给女儿老婆切了块。

“这是海龙果吗?不会是糊弄人的吧。小建可跟我说,海龙果可老贵死了,上千美元一斤,合着人民币好几千呢!”胡芳疑惑望着手里的海龙果,吃着嘴里还不望数落着。也真不知道那张嘴,是怎么长的,怎么就那么贱。这话里话外的意思,还不就是讽刺张衡一个穷鬼,买不起吗!

张衡也懒得搭理她,坐到张敏身边,小声问:“姐,到底是怎么回事啊,你真怀孕了?”

.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