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仙侠 仙都

第四十九节 铁翎异瞳鸽

仙都 陈猿 3146 2021-06-16 00:14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仙都最新章节!

天蒙蒙亮,众人忙活了半宿,兜兜转转,将落雁峰翻了个遍,也没找到韩兵的行踪,倒是清点人头,发觉少了郭传鳞与秦榕二人。洪鲲与李七弦忧心忡忡,张鹿之辈却幸灾乐祸,凭什么来历不明的新人,能练成如此凌厉的剑法,又得厉、丁二位掌门的看重,这不是祸事来了,被青城派余孽掳走,十有八九是回不来了!

李一翥心下了然,这十有八九是韩兵的手笔,郭传鳞曾是他手下的亲兵,秦榕是秦守贞的侄女,牵连瓜葛,并不让人意外。只是韩兵偷偷摸上落雁峰,害了丁掌门的孙女,又悄无声息掳去二人,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李一翥沉吟良久,前去拜见嵩山派掌门丁双鹤,探问当时的情形。

丁双鹤守在孙女的尸身旁,五内俱焚,暗自神伤,他本不欲见客,但李一翥系厉轼首徒,下一任华山掌门的首选之人,孙女虽然亡故,并派一事仍要继续,最多拖延上一阵,反悔不得。他揉了揉脸,按捺下焦躁与愤慨,请李一翥入内一晤。

李一翥见过丁掌门,劝慰了几句,切入正题,问起丁茜遇难的细节。丁双鹤虽悲痛,头脑却十分清醒,李一翥所询,句句都是关键,他深知其中利害,皱起眉头仔细回想,一一道来。

丁茜离开贺岁堂时已过三更,当时送她回转居所的是魏定海和张仁,二地相距不愿,没几步路,二人亲眼目睹丁茜踏入小院,反锁门户,这才双双离去。约摸过了数个时辰,落雁峰后山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尖啸,众人俱被惊动,不明就里,丁双鹤担心孙女安危,匆匆赶去探视,却发觉小院内空无一人,丁茜已不知所踪。他一时间心急如焚,带领弟子门人直扑后山而去,四下里搜索,在一个隐蔽的洞穴内找到了丁茜的尸体,胸口被利器重创,破开一条深及脏腑的大伤口,鼻息全无,业已殒命。

李一翥心中好生奇怪,隐晦地问了几句,丁双鹤瞪起眼睛看了他半天,露出凄凉又古怪的神情,良久才瓮声瓮气道,孙女清清白白,并未被凶手所污。李一翥总觉得哪里不对劲,试探着提出想看一看丁茜的尸身,果不其然,丁双鹤跳将起来,劈头盖脸怒斥一通,将他赶了出去。

十八里坪愁云笼罩,人心惶恐不安,一场好事转眼搅得七零八落,厉轼也觉得棘手,只能暂时镇之以静,外松内紧,四下里搜寻蛛丝马迹,打探凶手的踪迹。

数日之后,周轲在后山的密林中发现了贼人离去的痕迹,从留下的几处脚印推测,那人似乎提着什么狼犺重物,步履沉重,身法亦为之拖累。脚印时断时续,中止于一处悬崖峭壁,云雾缭绕,深不见底,贼人显然对地形极为熟悉,从石缝攀缘而下,离开了落雁峰。

厉轼和丁双鹤亲自带领弟子下山搜索,在孝子峰脚下一片隐秘的树林里找到若干凌乱的脚印,在场似乎共有四人,三男一女,向西穿林而去。

二派都不乏精擅追踪的好手,他们沿着贼人的行踪追到一个偏僻的小镇上,挨家挨户盘查,谁知当地民风彪悍,镇民一个个用怀疑的目光审视外来者,随你威逼利诱,翻着白眼什么都不说。情急之下,华山派和嵩山派的“侠客”只好动用私刑,终于撬开了镇民的嘴,问出车夫胡四曾送过一帮人投西而去。

丁双鹤心急火燎找来胡四,先丢了两锭纹银在桌上,接着把剑亮出来,架在脖子上问他选哪样。胡四倒是个软骨头,没怎么犹豫就全供了出来,照他的说法,贼子共有四人,一个中年书生,一个北地胡人,还有一对青年男女,他们雇了马车沿驿道疾驰,要走一整天,最后停在一个废弃的驿站旁,打发他回去了。

李一翥仔细盘问四人的长相,确认那对青年男女正是郭传鳞和秦榕。

丁双鹤押着胡四往驿站去,胡四得了银子,满口答应。只是从小镇到驿站路途遥远,二派弟子身具轻功,全力施为堪比奔马,但人毕竟不是马,短途疾驰问题不大,连着跑上一整天,铁人都吃不消。李一翥到镇上集市出高价购置骡马,但镇子实在小,骡马数量有限,厉轼只得遣回部分三代弟子,留下一干好手,与嵩山派一起骑上骡马,加鞭赶路。

还没等他们赶到胡四所说的驿站,远远就望见浓烟滚滚,似乎是走了水。

众人急忙赶上前,失火处是一座庄园,坐落于山坳间,业已烧 成了白地。距山坳不远有一条大江蜿蜒流过,按理说泼水救火完全来得及,何至于烧成这般光景!李一翥心中一紧,驱马登上高处,极目远眺,四下里一片荒野,杳无人迹,江心有一条大船,扬起三道风帆,顺风顺水,箭一般驶向下游,贼人如是乘船走水路,他们无论如何都赶不上了。

他将自己的推测告知二位掌门,厉轼略一沉吟,命弟子分头寻找船只,务必要截住那条大船。不过话虽这么说,荒郊野地,杳无人迹,到哪里去找船,就算找到一两艘打鱼船,单靠桨力也无济于事。

这么做只是为了摆明姿态,宽慰一下嵩山派掌门。丁双鹤却不死心,带了弟子继续沿江追赶,厉轼只好奉陪到底,不过动身前,他命李一翥先行回转落雁峰,看护好十八里坪,以免中了敌人调虎离山之计。

李七弦随父亲回到落雁峰,等了足足一个多月,才等到师叔祖一行人回来,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追上贼人。丁双鹤形销骨立,头发全白,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多年。没有人再提华山派和嵩山派并派之事,丁双鹤意冷心灰,扶了女儿的棺椁,悄无声息离开了落雁峰。

三日之后,一头铁翎异瞳鸽飞落十八里坪,停在一处屋檐之上,咕噜噜咕噜噜叫了几遍,李一翥闻声而出,将一块熟牛皮裹住右臂,高高抬起,那铁翎异瞳鸽振翅落在他臂膀上,利爪如钩,抓得牛皮吱吱发响。李一翥从鸽腿上解下一封传书,来自数千里外的嵩山,写满了蝇头小字,密密麻麻,絮絮叨叨,尽是些无关紧要的琐事,似乎有意吊他的胃口。

李一翥运足目力,一目十行,在书信的最后看到关键的几句话,丁双鹤极其宠爱孙女丁茜,央求澜沧派上使种下一道仙符,以精血浇灌,罹遭大难,可保她一次平安。李一翥顿时了然,丁茜之所以保全清白之躯,是仙符护体,及时击退凶手的缘故,只是这一道仙符威力有限,最终未能救下她性命。

他没有与韩兵照过面,不知他是否为仙符所伤,但落雁峰十八里坪,倒是另有一人,行动之际露出些微异样,如非极其熟悉之人,察觉不到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