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历史 隋末之大夏龙雀

第一千七百十六章 剑指崇文殿

隋末之大夏龙雀 堕落的狼崽 3134 2021-06-10 18:03

qubipu.com,最快更新隋末之大夏龙雀最新章节!

范阁老出事了,虽然是他的侄子杀人了,但世人不会说他的侄子,只是会说范瑾,一时间京师再次遍布谣言,范阁老的侄子见色起意,不仅仅抢掠了人家的婆娘,还杀了人家的丈夫,其凶狠程度让人发指。若不是在大街上骑马撞人,恐怕还知道此事。

另一方面,燕京府尹杨师道不畏强权,将范一通捉拿归安,准备秋后处斩的事情也传遍了整个燕京城,世人都称赞杨师道是一个厉害角色,丝毫不会因为对方是权贵,而徇私枉法之念,值得众人的称赞。

虽然朝廷诸公都做出了决定,对于范一通将会斩立决,但对于范瑾,却没有任何说明,好像这件事情与对方无关一样。

传闻,范瑾散朝回家之后,受到对方老娘的求情,祈求用范瑾的爵位来换会自家兄长唯一的骨血,只是无人知道此事的真假程度。

第二天一早,市井上就有流言,想秦王阴谋篡位之事,最后说明是下面人干的,但秦王也有失察之罪,就是秦王,因为失察之罪丢了监国之位。

而范一通这件事情,虽然与范瑾无关,可是范瑾也是有失察之罪。同样是失察之罪,秦王尚且受到了处置,作为宰相同样也逃脱不了处罚。

一时间,有许多人建议罢黜范瑾崇文殿大学士职务的建议喧嚣直上,闹的沸沸扬扬,燕京各处茶楼一夜之间都在议论这个问题。

就是范瑾自己,无奈之下,只得躲到西山别院中休息,连上朝都不敢上了。朝野上下一时间将目光都锁定崇文殿,等待着崇文殿的变化。

仔细看看这个冬天,先是秦王被罢黜了监国的位置,现在崇文殿又要发生新的变化。只要稍微有点心思的人,都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,京师之内,恐怕会有大事发生。

而此刻,西山旁的别院中,范瑾和李靖坐在一起,两人就着火炉,吃着火锅,倒是轻松快活的很,在一边不时可见一些羊肉、鹿肉端了上来。

“范兄,可是逍遥自在的很啊!让岑某和虞大人一阵好找。”外面岑文本和虞世南联袂走了进来。

“怎么,赵王有想法了?”范瑾冷哼哼的说道:“更或者,燕京城内又有什么言语了?哎,没想到,躲到西山来都不安宁。”

“有什么想法,也等到年后了,今天开始休沐了,除掉边疆大事之外,再也没什么事情可以找我们了。”虞世南笑眯眯的说道:“所以我和岑大人才会来大将军这里,没想到碰到你了。”

“信你一个鬼,我在那里,你这个老狐狸会不知道?”范瑾吃了一口嫩羔羊肉,然后喝了一口三勒浆,冷哼道:“大将军,这样的日子才叫舒爽,这些年,在朝中实在是太累了。正好逮到机会休息一下。”

“你想休息,恐怕没机会了。如今大夏朝局动荡,背后有小人在后面搅动风云,你要是休息了,他们两人在后面只能抓瞎了。”李靖摇摇头,说道:“而且我这里,你也少来一些,谁知道外面是不是有人盯着你,可不能发现我了。”

“岑兄,说吧!到底是谁?”范瑾忍不住说道:“我范某人跟随陛下这么久了,从来不参与夺嫡之争,一心只想干点实事,这挡了谁的道了。”

“正因为如此,你才是敌人的目标,你在朝中不结党营私,身边无人,单打独斗,说你是官宦吧!偏偏你偏向寒门,说你是寒门吗?就没有你这样的寒门,说你是秦王党吧!偏偏你又不是,如此一来,不找你找谁?”虞世南看事情很分明。

“哼,不结党难道是错误的吗?”范瑾勃然大怒。

“陛下在朝,自然无人敢动你,但现在吗?陛下不在朝,赵王刚刚上位,找岑阁老,肯定是不可能的事情,找我,也很难,只能找你了。”虞世南摇摇头,说道:“范兄,有人想借乱上位,所以才会选了你。”

“不错,这人到底是谁?或是世家大族,或是李唐余孽,都是有可能。”李靖点点头说道:“所以说,你的处境很危险,毕竟,秦王前车之鉴摆在那里,秦王尚且因为失察之罪被罢黜了,更不要说你了。”

“一个大学士之位并不算什么,我担心的是这个位置落到有心人手中,会影响大夏的安危。”范瑾摇摇头,说道:“还有就是赵王,为一时的;利益所蒙蔽,最后倒霉的肯定是他。”这件事情的背后肯定是有赵王李景智的推动。

但真正受益的人,不一定是赵王,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事情。

“有大将军在,肯定是没有问题的。”虞世南不在意的说道。

“有陛下在,江山才能稳固,陛下在外面的时间太长了,也该回来了,对付一个李勣,哪里需要那么多人。苏定方、尉迟恭、庞珏这些人都是可以的,一个人不行,就两个人,甚至三个人,肯定能够击败对方的。”李靖忽然感叹道。

“陛下的心思,大将军是知道的,这件事情,恐怕只有你大将军才能去说了。”岑文本摇摇头。

李煜是一个坐不住的人,让他留在燕京,治理国事可不是一般的困难,在场的众人众人当中,恐怕只有大将军李靖才能劝说。

“陛下归来的时候,老夫肯定会去说的。只是眼下的局面,诸位可曾想过如何是好?这一次是范大人,下一次,恐怕就不是一个人了。”李靖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智慧的光芒,老将在这方面还是看的很通透的。

“他们这是在剑指崇文殿啊!这些年,那些世家大族们已经等的太久了,朝中的决策与这些人无缘,有我们在,他们奈何不得陛下,现在不一样了,机会来了,想将我们几个人都搬倒,哼,事情哪里会这么简单。”虞世南面色阴沉。

“大将军,陛下要回来了,我估计明年年初就要回来了。”岑文本轻笑道:“不要看他们蹦跶的厉害,但只要陛下归来,这些人都翻不起风浪来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